“中午回家收拾东西,给老子滚蛋!”,我发出愤怒的咆哮,咆哮的对象是我爱着的,或者说曾经爱过的女友。“好啊,谁怕谁!”,看着她同样理直气壮愤怒地回瞪,我全身颤抖了起来,以往的记忆碎片在脑中闪现——原来这就是被背叛的滋味,真难受啊……

——

燥热的夜晚,吵闹的酒馆,杯中的酒摇晃地有些恍惚。我和好久不联系的兄弟碰杯,从最近的工作,小时候的经历聊起,聊到车子房子票子女人,许久没有这么开怀了。兄弟刚从外地来这里不久,听他聊的事儿都是新鲜事,什么新老板画饼啊,南方和北方的差异啊,还有最近吊的妹子啊,交谈中不时爆出阵阵大笑,清脆的碰杯后,深棕的液体咕噜下肚。

“对了,看看你新吊的妹子,长啥样”,我用肘尖戳了戳兄弟。“这小妞真不错,给你看看啊。”,说着兄弟在手机上滑动着屏幕,相册里是他和各式的女生合照。“真有你的啊,这么多不同的妹子。”,我笑着打趣。而下一秒,酒杯从指尖滑落,清脆地破裂声响彻酒馆,耳朵轰鸣一声后,是霎时的电流音——

“这,这”,我的脸色逐渐阴沉。照片流中,有几张照片中的女孩,清爽的齐肩短发,白皙的面容,再熟悉不过的面孔。“……这女孩,你认识多久了”,我颤声问道,台上歌手轻快的歌声环绕耳畔,不免有些吵闹了。“哦,这妞啊,认识几个月啦,哎,真不错呢。”,带着邪笑的兄弟,嘬了一口烟,然后细细地品味起来。“……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“啊,酒吧啊,刚来这边不久的时候,在一家叫什么酒吧来着,我看看看啊,对了这家,离你家还不远。”

“你们,做过了么?”

“这肯定啊,她玩的还挺开哈哈”

我一把夺过他的手机,猛地掷向地面,屏幕砰地粉碎。我揪起他的衣领,“你他妈的,狗娘养的,敢动老子的女人!”,随即将他绊倒在地,俯身压制,发了疯般抡起拳头,雨点般打在他脸上……

后来发生了什么?不记得了只记得醒来的时候在派出所,那天凌晨很冷。

——

我惊醒了,原来是一场梦,冷汗像虫子般附在背上,耳边只听见砰砰的心跳。望着枕边熟睡的女友,心乱如麻。

我到底有多害怕感情中的背叛呢?想来,原来自己一直对背叛有着深深的恐惧啊。

还记得小时候,有一次父母爆发了剧烈的争吵,我和弟弟躲在房门背后,泣不成声。门外是母亲愤怒的哭腔,还有父亲歇斯底里地反驳声,我还听见,烟灰缸被砸碎的声音,沙发上的玻璃垫子被扯下,被谁拿着拍打在桌子上……模糊的记忆片段,那段时间睡前还见不到父亲的身影,母亲的落寞,以及什么“那个女人打电话来”之类的只言片语……

我也忘不了,那年劳动节后,见到了异地一年的初恋,听到跟我讲,她如何在来找我之前,在我和另一个男的之间做出了选择时,我有多痛多震惊……想起之前视频通话吵架时她说的:“你能不能多关心我一点啊!”,“别人问我有没有男朋友,我说有,但又觉得跟没有一样”,“你就不怕我被人抢走吗?!”……不想回忆了。

——

其实爱情的忠贞,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敏感的话题。每每在手机上看到什么男方出轨啊,老婆跟别人跑了啊啥,海王渣女之类的消息,明明不关我的事,我心里都会咯噔一下,然后快速划走。

我觉得这是一个无解的命题:“你是否能够控制自己,一生只爱ta一人,白头偕老、至死不渝?”。人非圣贤,七情六欲才是常态,一旦结婚,剩余的人生就会被绑定。生活本就是财米油盐,恋爱的新鲜感必然会随着时间指数级别的消散,没有了恋爱感的爱情,到底该用什么来维系才不至于破裂呢?亲情?不免有些让人遗憾。孩子?深深的捆绑感。这个年纪的我,还没有答案,甚至没有看到很棒的先例,还是读的书太少了吧。

能完全怪我无知吗?在深圳这类大城市生活,作为男性,既能看到小年轻们甜蜜牵手或是愤怒吵架;也能看到香车伴随着美女、按摩中心门前压低帽檐快速进入和离开的男性;更不能忽视地是,绝大多数行色匆匆的年轻男女,早九晚九地穿梭在家与公司之间,没有时间恋爱,不敢恋爱。

哦?为什么不敢恋爱?首先你没钱,房价那么高,竞争那么卷,不努力怎么行呢?好,你努力,早上7点多起赶车,晚上9、10点多疲惫回家,洗个澡躺床上,啥也不想搭理,就和伴侣随便闲聊几句,刷刷手机就该关灯睡觉了;时间一久,你发现对于枕边最亲的人,居然只有周末才有时间陪伴,工作日期间,ta更像是你的室友,早起说句早安再见,晚上回来说句关灯睡觉。缺少陪伴的感情,必然会产生裂痕,滋生乱七八糟的事情,嗯,我深有体会。

关于爱情的忠贞,年轻的我,是恐惧的。在漫长的人生中,我连自己都不能保证不做错事,更别说要求伴侣达到什么境界了。我只知道的是,只要任何一方动摇了,感情迎来的只有破裂,以及永久的伤痕。